個案分享

2018年1月

C女士2010年付錢找朋友協助遞交擔保母親團聚申請,2016年收到聯邦移民部通知由於她母親沒在限期前提交所需文件,所以申請被拒。C女士尋求我們的協助,由於2014年起擔保父母/祖父母團聚政策大幅調高對擔保人收入要求,以C女士家庭收入不可能重新再申請。我們一方面代表她們向移民及難民仲裁委員會(Immigration and Refugee Board of Canada) 發出上訴通知書,同時間向移民部索取C女士擔保母親申請的檔案紀錄。當我們收到有關檔案紀錄後,我們胸有成竹能為她們上訴成功;結果仲裁委員會還未排期聆訊,移民部已主動提出如果C女士願意撤回上訴,移民部將會繼續審理她們的申請。最後我們代表C女士們通知仲裁委員會撤回上訴。

【說明】首先,如果C女士的申請是交由有質素的專業移民顧問或律師處理的話,應該不會出現以上情況而被拒。其二,根據加拿大移民及難民保護法第91章規定,任何非認可人士收取報酬為他人提供移民相關意見或服務均屬違法,最高可判罰款十萬加元或監禁兩年,所以C女士的朋友已違反相關法例。

當我們從移民部收到C女士們的申請檔案,我們發現C女士作為擔保人、她媽媽作為申請人,只有C女士簽了授權書給朋友代表她而媽媽沒有簽過授權書。當移民部要求C女士媽媽提供所需文件時,他們將通知發了給代表C女士的朋友而沒有直接發給申請人C女士媽媽,C女士朋友也沒有通知她們移民部的要求導致申請被拒。移民部很明顯錯誤地將通知信發給了未經申請人授權代表的人。上訴肯定會因移民部行政失誤而得直,移民部在沒有勝算的情況下主動要求C女士們撤回上訴繼續為她們審理申請,是對雙方最有利的結果。

 

2017年9月

K先生來自加勒比海島國,以外勞身份在加拿大工作了七年。期間和逾期居留沒有身份的女子結婚並誕下兒子,後來妻子帶同兒子回國,K先生繼續留在加拿大工作。K先生稍後透過快速通道加拿大經驗類別申請移民獲批,一家團聚。

【說明】加拿大移民、難民及入籍部審理移民和臨時居民(包括訪客、留學和工作) 簽證會有不同準則,審理臨時居民簽證會考慮申請人在簽證到期會否離開,如有懷疑便會拒簽;但審理移民申請則不同,毋須顧慮申請人不離開,只要符合申請資格、通過驗身和背境審查便會獲批。所以K先生妻子雖曾有逾期居留不良紀錄,但並不影響他們移民的申請;反過來如K先生妻子以探望丈夫為由申請訪客簽證的話,不一定能通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