个案分享

2018年1月
C女士2010年付钱找朋友协助递交担保母亲团聚申请,2016年收到联邦移民部通知由于她母亲没在限期前提交所需文件,所以申请被拒。C女士寻求我们的协助,由于2014年起担保父母/祖父母团聚政策大幅调高对担保人收入要求,以C女士家庭收入不可能重新再申请。我们一方面代表她们向移民及难民仲裁委员会(Immigration and Refugee Board of Canada) 发出上诉通知书,同时间向移民部索取C女士担保母亲申请的档案纪录。当我们收到有关档案纪录后,我们胸有成竹能为她们上诉成功;结果仲裁委员会还未排期聆讯,移民部已主动提出如果C女士愿意撤回上诉,移民部将会继续审理她们的申请。最后我们代表C女士们通知仲裁委员会撤回上诉。

【说明】首先,如果C女士的申请是交由有质素的专业移民顾问或律师处理的话,应该不会出现以上情况而被拒。其二,根据加拿大移民及难民保护法第91章规定,任何非认可人士收取报酬为他人提供移民相关意见或服务均属违法,最高可判罚款十万加元或监禁两年,所以C女士的朋友已违反相关法例。

当我们从移民部收到C女士们的申请档案,我们发现C女士作为担保人、她妈妈作为申请人,只有C女士签了授权书给朋友代表她而妈妈没有签过授权书。当移民部要求C女士妈妈提供所需文件时,他们将通知发了给代表C女士的朋友而没有直接发给申请人C女士妈妈,C女士朋友也没有通知她们移民部的要求导致申请被拒。移民部很明显错误地将通知信发给了未经申请人授权代表的人。上诉肯定会因移民部行政失误而得直,移民部在没有胜算的情况下主动要求C女士们撤回上诉继续为她们审理申请,是对双方最有利的结果。

 

2017年9月

K先生来自加勒 海岛国,以外劳身份在加拿大工作了七年。 期间和逾期居留没有身份的女子结婚并诞下儿子,后来妻子带同儿子回国,K先生继续留在加拿大工作。 K先生稍后透过快速通道加拿大经验类别申请移民获批,一家团聚。

【说明】加拿大移民、难民及入籍部审理移民和临时居民 (包括访客、留学和工作) 签证会有不同准则,审理临时居民签证会考虑申请人在签证到期会否离开,如有怀疑便会拒签;但审理移民申请则不同,毋须顾虑申请人不离开,只要符合申请资格、通过验身和背境审查便会获批。 所以K先生妻子虽曾有逾期居留不良纪录,但并不影响他们移民的申请;反过来如K先生妻子以探望丈夫为由申请访客签证的话,不一定能通过。